怖!我竟陪死了七天的室友去倒水
我們學校的女寢室一共有三棟樓,分別為一舍二舍和三舍。一舍共有七層,我們就住在第六層,最上面的一層放著一些唱戲的道具和服裝……

走廊是很長很長的……長長的走廊靜的讓你可以聽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,我常常都不敢大聲呼吸,生怕耳朵聽到相同的呼吸聲。昏暗的四盞白炙燈發出微弱的燈光,晚上誰都不敢輕意出去,就算要倒水或是…都會找人陪自己去或干脆等明天。

我清楚的記得,雖說已經是夏天了,可沒到四點,天已經暗的不能在暗了。窗外冰雹般的雨點不停下著,陰冷的風好像從地獄里吹出來的。

就在那晚,風把廁所的玻璃打碎了,玻璃的碎片散落了一地。長長的走廊里,只有我們的寢室門前的那盞還亮著,我心想「還好我們的門前還是亮的……嘻……」

那晚練完琴,我們回到了寢室,我的好朋友婷婷洗淑完畢要出去倒水,就讓我陪她去,我同意了。昏暗的長長的走廊里回響著我們倆「嗒嗒嗒」的腳步聲。婷婷端著水盆走在前面,從寢室到廁所的燈光越來越暗。我說:「你慢點呀,那麼黑別滑倒了呀!!」

當我們要走到廁所的時候,突然婷婷手里盆掉在了地上,水也撒了地。

我就問她:「怎么了?」

她沒有說話,就在剎那間我的感覺很怪,說不出來的怪,她突然間回過頭,什么表情都沒有,慘白的臉上沒有一點血色,當我看到她的眼睛的時候,我清楚的看到她只有一對白眼。我以為她嚇我玩呢,我就盯著她看,心想……

「哼,想嚇我,看你能堅持多久,累死你…」

過了大約有2分鐘了,她表情一點都沒有變,眼睛也沒有變,連眨都不眨一下。那種奇怪的感覺又一次席卷我的全身,我打了個寒戰心里越想越害怕,我一口氣跑回寢。嘴里還喊著:「鬼,有鬼呀,我的媽呀…」

我拼命的把寢室門撞開沖了進去。她們對我的行為不憤的說:「喊什麼呀,鬼哭狼嚎似的,難聽死了,什麼時候連喊都變得這么難聽了呀…哈!!!」

我說:「我見鬼了呀,鬼,是婷婷呀,變了呀…」

「說什麼呢,你什麼時候都不會說話了呀,哈哈…」她們笑著對我說。我可是怕極了,要不早和她們吵起來了。我剛回到床上,婷婷就進了屋,她們都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起來了,我看了她一眼還和以前一樣呀,心想……「難道我眼花了???」

我還是有點害怕,我發現只有我和她對視的時候,她就會沒有白眼,我不想看她了,干脆睡覺好了。我和婷婷是對頭睡的,半夜的時候,我覺得臉上好像有些粘粘的東西。我慢慢睜開眼,沒等我看清臉上是什么東西呢,我感覺到什麼物體浮在我的身體上面。啊!!!婷婷……她那雙沒有白眼的眼睛死死盯著我看。

「我的媽呀,鬼呀,鬼呀,上帝呀,」

我緊閉雙眼大聲叫喊著,大家都被我的叫聲喊醒了說:「怎么了,從晚上的時候你就不對勁,怎麼了,受什麼刺激了???」

我說:「鬼,有鬼的!!!」

就在我說的時候我睜開眼睛…才發現婷婷一直睡在她自己的床上--睡覺--睡覺呀。我心裡害怕極了,整晚沒睡也不敢睜開眼……終于到了早上。我找到了老師和他說:「想換個寢室…」

老師人太好了,給我換了寢室。之后的每天晚上,我原來的寢室同學都碰到了和我同樣的事情……

最後,寢室只剩下了兩個人,婷婷和胡月。后來胡月和我講,晚上的時候婷婷讓她陪自己倒水去,可她不想去。也是害怕我們和她說的事吧,就和婷婷說:「不去,你自己去吧,」

她看到婷婷一直端著水盆,看著她的鋪,和她說:「你陪我去倒水吧,你陪我去倒水吧,你陪我去倒水吧………」

表情不變,端水的姿勢也不變,就連說話的聲調都沒有變。她有點害怕了,就走到門口想躲開她,剛把門打開一半的時候,她的好奇心驅使她回過頭看了婷婷一眼。只見婷婷還看著她的鋪,說著同樣的話,什麼都沒變。她怕極了,剛要轉過身跑--只見婷婷突然盯著自己,用她那沒有白眼的眼睛死死的盯著自己惡狠狠的說:「你陪我去倒水吧!」

胡月轉身要跑的時候,她的面前一下出現了一個穿著戲服,畫著戲臉的女人……

「你是誰?啊……不要過來呀!!!!!!」

「喂,喂起來了,沒事吧…」胡月聽到有人和她說話,胡月慢慢睜開眼睛,說:「我見鬼了……」

同學們和胡月說:「我們剛才發現你在寢室門口暈倒了,進屋一看,婷婷的鋪和她穿的衣服都是白色的,婷婷死了…我們就敢快給老師打了電話,之後就把你送到了醫院,你沒事了吧?」

後來,醫生和我們說,發現婷婷的時候,經檢查婷婷已經死了----七天!

我心想:「可能第一天我陪她的時候,她已經死了吧!」胡月把我拉到她的身邊,和我小聲的說:「我暈倒的時候,好像做了一個夢,夢裡就是我看到的那個穿戲服的女人,在我們的走廊,唱著很悲的戲,唱著唱著就從我們的廁所窗戶跳了下去之後……我就被叫醒了,你說是怎麼回事?」

過了不久,我聽上屆的朋友說:「以前有個女生她學習和專業很好的,就是家裡沒有錢。她當時報考的是中央音樂學院,那時的名額只有一個,她的專業和文化課都已經過了分數線。可是當時我們學校有個很有錢的學生,可能因為有錢吧--她沒有考上。就在這個時候,她的男朋友也因為她沒有考上,而提出了分手,她受不了這刺激,覺得學校很不公平,就在她當時住的地方跳樓了,她住的地方就是我們那個樓層。

創作者介紹

billstyle

billsty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